以案说法,浅谈关于彩礼返还的纠纷


案情简介

20172月,王某与唐某通过朋友介绍相识并确立恋爱关系。相处过程中,王某送给唐某较大财产价值的钻戒、金项链等女性个人专属用品金额合计10万左右。20186月双方举办订婚仪式,仪式中王某给付唐某一个红包,内有户名为连某存有200万元的存折以及房屋租赁合同。201885日,王某与唐某前往银行将200万元转至唐某银行账户内,双方没有办理结婚手续。

20188月因购买婚房产生矛盾,唐某坚持要求在北京购房,而王某在河北已准备好婚房,因唐某在北京没有购房资格,则要求将购房款转至唐某名下。双方因购房一事产生分歧后,不再联系并于2018年中秋后分手。

2019年王某起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返还订婚戒指及彩礼210

法院判决

法院审理认为,婚约是男女双方以将来结婚为目的而作的事先约定,因解除婚约产生向对方索还彩礼的纠纷,属于婚约财产纠纷。根据婚姻法相关司法解释,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彩礼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根据本院查明事实,王某系在订婚仪式当日交给唐某以王某为户名的200万元存折,而后二人将该笔款项转至唐某名下,该笔款项应认定为彩礼。双方最终未办理结婚登记,故王某要求唐某返还200万元,具有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王某提交的证据仅能够证明其购买钻戒、项链等首饰的事实,但无法举出有力的证据证明其曾向唐某交付钻戒、金项链等财物的事实存在,故本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规定,判决如下:

1、、判令被告唐某返还原告连某彩礼200万元,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

2、驳回王某其他诉讼请求。

京创律师分析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的规定: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二)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的;(三)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适用前款第(二)、(三)项的规定,应当以双方离婚为条件。如果缔结婚姻的条件无法达成,该赠与就应当撤回,赠与的财产应当恢复到初始状态,彩礼受益人应当返还赠与人。

1、关于彩礼的范围

司法实践当中,对于彩礼范围的认定问题,始终是原被告双方争议的焦点,但“彩礼”源于习俗,不同的地区会因习俗的不同对“彩礼”本身问题也会有不同的判断标准和区分规则,因而产生比较大的差异。

本案当中,关于恋爱过程中王某送给唐某较大财产价值的钻戒、金项链等女性个人专属用品是否属于“彩礼”的范畴,是否应当返还男方的问题,双方就产生了较大争议。法院在判定彩礼范围时,通常会依据当地风俗习惯,同时考虑双方主体的交往时间、密切程度,以及双方之前对于婚姻缔结的约定,以及双方交往中必要的费用支出等进行综合判断的基础上,再确定返还彩礼的范围和具体数额。

2、关于彩礼返还的主体

彩礼返还主体通常有以下几类:(1)接受彩礼的一方;(2)接受彩礼一方的父母;(3)接受彩礼一方及其父母等家庭成员。京创律师认为,判断彩礼的返还主体,应当从彩礼的接收方,彩礼的协商方以及彩礼的使用方等综合来判断。

本案中,因审理法院认为,王某提交的证据仅能够证明其购买钻戒、项链等首饰的事实,但无法举出有力的证据证明其曾向陶某乙交付钻戒、金项链等财物的事实存在,因此返还彩礼范围中未包括钻戒、金项链等其他财物。

3、关于彩礼返还的数额

在传统习俗当中,一旦男方赠送彩礼,就意味着婚姻正式缔结。因此,缔结婚姻的双方任何一方均不能违反该约定。

本案中,关于钻戒、金项链等贵重首饰等是否属于彩礼,是否完成交付等问题,双方争议较大。同时,双方在结婚产生纠纷后,未能妥善解决和处理,导致矛盾激化,双方对于未能缔结婚姻均有过错。因此,法院在返还彩礼数额问题上作出了酌情考虑,判令被告返还现金,并驳回了返还钻戒、金项链等财物的诉讼请求。司法实践中,对于未能缔结婚姻原因方面,男女双方均有过错的,采取女方返还男方部分彩礼的做法是值得认可的。

本案结语

彩礼返还问题,是一个传统与现代因素相交织的问题,受各地传统文化影响,各地的具体裁判规则都会有不同的差异。虽然随着《婚姻法司法解释()》、《婚姻法司法解释()》的出台,涉及到婚姻关系或准婚姻关系当中各方的财产分配方面,法律规定的更加细致、细化,但在司法实践中,受到各地区不同传统文化的影响,很多具体问题仍需要通过法官自由裁量权进行酌定。